當政府成為「經濟組織」 ●FT(2010.0607.01) st1\00003a*{} table.MsoNormalTable {font-size:10.0p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Comment】 文章說:國有企業是那種「看上去像企業的政府」,而地方政府則是那種「看上去像政府的企業」。 無論如何,公與私的分際在中國是不存在的;「所有權」即使存在,其公私分際,也一樣不存在。其外顯當然會成為:政府依賴「賦稅+專營」收入,而非政府依賴「賦稅」收入。 在個體層次上,當「公家或公家公司」碰上另一家「公家或公家公司」時,比「權頭」(權力)大小是必然。這時候,不是經 買屋濟邏輯決勝負,也無關成本等競爭力。 但當「真正的私人公司」(特別是外資與台資)與「公家或公家公司」碰頭競爭的時候,就是「球員」遇到「裁判者球員」,勝負已定。這樣,就是經濟民族主義。 孫中山的「地方自治」的基礎單位是「縣」,在中國居然可以這樣用~ 當政府成為「經濟組織」 ●FT(2010.0607.01) 一個國家及一個時代,影響經濟成長的主要因素到底是什麼?這是經濟史學的原始命題之一,由此出發形成了形形色色的理論 租屋及學派。一種廣為流傳的理論是,近當代經濟的歷史是圍繞著工業革命展開的,新技術的應用及發明是推動經濟進步的主動力,另外有學者強調對人力資本的投資是經濟增長的重要原因,還有的則探討市場訊息成本下降對經濟增長的效應。不過,這些理論似乎都無法解答這個疑惑:為什麼有些社會具備了這些條件卻沒有如意的結局? 二十世紀下半葉以來,隨著制度經濟學的興起,人們開始意識從制度安排的角度重新思考。如1993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道格拉斯·諾斯所指出的,「那些原因… 面膜…創新、規模經濟、教育、資本積累等等……並不是經濟增長的原因,它們乃是增長。我們的觀點是,有效率的經濟組織是經濟增長的關鍵。除非現行的經濟組織是有效率的,否則經濟增長不會簡單地發生。」 不過,在諾斯的分析框架中,所謂的經濟組織只指的是企業,另外一個組織——政府——在他的理論裏是「一種提供保護和公正而收取稅金作為回報的組織,即我們雇政府建立和實施所有權。」關於這一點——國家財政收入的主要來源是稅賦,數百年來的西方經濟學家似乎並沒有太大的分歧,如卡爾·馬克思 好房網也曾經論述說:「賦稅是政府機器的經濟基礎,而不是其他任何東西」、「國家存在的經濟體現就是捐稅」。 然而在中國,諾斯或馬克思的論述卻不儘然準確,因為,政府收入是由稅賦和專營收入兩項構成的,後者的實現,是通過控制戰略性的、民生必需之物資,以壟斷專賣的方式來完成的。這一治國理念之形成及傳承,始於西元前7世紀,在當時,齊國的管仲將鹽鐵收歸國有專賣,此後兩千多年以來,被相繼收歸國有專營的有:酒、漕運、礦山、鐵路、外貿、銀行以及土地等等,在這種體制內,政府其實變成了一個有贏利任務的「經濟組 情趣用品織」。這種不同的經濟理念,其實正是中國與西方諸國最大的差異所在。 問題在於,當政府也是一種經濟組織的時候,它在經濟增長的長期表現中又將扮演怎樣的角色?與諾斯同為制度經濟學派的 張五常 教授在他的新著《中國的經濟制度》一書中給出了獨特的描述。在這位從1979年起就專心關注中國的香港教授看來,最近這三十年的中國經濟改革是最成功的改革,而其真正的秘密是「縣際競爭」的成功。 「縣際競爭的原因是縣的經濟權力最大……決定使用土地的權力落在縣之手」。張五常用購物商場來比喻這個制度。「一個縣可以視作一個龐大的購物商場 花蓮民宿,由一家企業管理。租用這商場的客戶可比作縣的投資者。商場租客交一個固定的最低租金(等於投資者付一個固定的地價),加一個分成租金(等於政府收的增值稅),而我們知道因為有分成,商場的大業主會小心地選擇租客,多方面給租客提供服務。也正如商場給予有號召力的客戶不少優惠條件,縣對有號召力的投資者也提供不少優惠了。如果整個國家滿是這樣的購物商場,做類同的生意但每個商場是獨立經營的,他們競爭的激烈可以斷言。」 張教授高度讚賞中國目前的縣際競爭制度。他指出,儘管「好些國家的租約或者雇用合約往往有類似的安排」,然而,中國道路的獨特之處在於這種?租辦公室謍袧h層串連,無處不在,而且,由於沒有任何顧忌,各級分成往往由政府內部相關利益各方進行商討安排,這種分成往往也體現了市場的力量和效率。 雄辯而天才橫溢的 張 教授對中國經濟的獨特性給出了自己的觀察意見,不過,這個「最優秀」的制度安排,卻也似乎有很多天然的盲點。比如,在一些民營企業看來,它似乎缺乏公平性。 在當今中國的經濟環境中,國有企業是那種「看上去像企業的政府」,而地方政府則是那種「看上去像政府的企業」,當它們從各自的利益訴求出發,成為微觀經濟領域中的逐利集團時,真正的產權清晰的中國民營企業集群則被夾在其中,進退失措,中國經濟的宏觀環境也 花蓮民宿必然變得非常之詭異。 關於政府在經濟增長中的角色扮演,諾斯的意見似乎也與張五常有點出入。在《西方經濟的興起》一書中,諾斯通過對15世紀西班牙「羊主團」的案例研究發現,「不能保證說政府會認為保護增進效率的所有權(即經濟活動的私人收益率相對於社會收益率提高),與反對可能完全阻擾經濟增長的業已受到保護的所有權,同樣對其有利。作為一種比較,政府在出售可能阻擾創新和要素流動的專有的壟斷權時會得到短期利益,因為他直接從這種出售中所得的收入多於其他來源所得……即經濟結構重組的交易費用將超過直接收益。」 諾斯進而論證說,「有效率的經濟組織需要在制度上作出安排和確立所有權,以便造成?租屋@種刺激,將個人的經濟努力變成私人收益率接近社會收益率的活動……政府的財政要求可能導致對某些不是促進增長而是阻礙增長的所有權的保護,因此我們不能擔保一定會出現生產性的制度安排。」 是張五常說的對,還是諾斯說的對,而或他們各自說出了事實的一個方面?這實在值得持續的觀察,在這樣的分歧裏,也許埋著另外一個關於中國經濟奇跡的解釋,它可能是光明的,也竟可能是灰色的。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33344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33344?page=2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G2000  .
創作者介紹

愛在記憶中找你

mmxrvcstgesgq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